767股票学习网 > 股票学校 > 炒股指导 > 正文

如何判断波段周期

  金融市场有一个公理:“没有永远上涨的价格走势,也没有永远下跌的价格走势。”,不论牛市或者熊市,大盘一路涨上去不回档或者一路跌下去不反弹都不可能。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投资人在牛市里也照旧赔钱的原因---每一脚都陷在回档波里面。因此,波段操作、高抛低吸是顺应自然的一种选择,而如何判断波段周期,确认波段顶部和底部位置就成为操作成败的关键。对于大资金而言,每年做好两到三个波段,其余时间空仓休息,30-50%的年收益率是可以企及的。有一句股谚:“选股不如选时”,说的也是这个意思。选时正确,大势整体向上,即便选股有误,资金账户无非是滞涨或者横盘,亏损的概率很小;选时错误,大势整体向下,能够逆市上扬的个股不过是凤毛麟角,可谓九死一生,那不是做生意,是赌博。

  现代电子工程里面有一个“滤波”的概念,就是选择、挑选(或者抑制)某些电信号,从而消除外在因素产生杂波导致的讯号失真现象。同理,由于金融市场本身是一个众多不同理念、不同背景、不同实力、不同操作方法的投资者共同参与的复杂系统,因此在宏观趋势的背后,总有反复跳跃的杂波影响着人们的理性判断。在极端弱势的市场里,也会不断出现涨停板的个股,诱惑着那些孜孜不倦的短线客拚进杀出;在极端强势的市场里,也有原地踏步的弱势股让翘首期盼的投资者心急如焚。但是所有这些杂波都无法从根本上改变这样一个概念的强大作用,那就是---趋势。为什么市场价格的调整总是伴随着成交额的萎缩?---“大资金做趋势”是投资行业的铁律,趋势逆转,主流资金停止操作,成交额当然要萎缩下去,就这么简单。

  如何才能从纷繁复杂的市场杂波中过滤出行情的主线,从而正确判断市场走势,指导理性投资,是金融界学者们反复探求的真理。类似MACD、KD、RSI等技术指标的设计主旨,就是过滤市场短期波动的不利影响,揭示市场运行趋势的一种努力。判断市场走势的技术方法有很多,交叉、角度、背驰、乖离、压力、支撑都是我们常用的方式。从技术指标上看,背驰现象的出现比指标值的位置更重要、也更准确。

  今天笔者要介绍另外一种判市方法---从主力资金动向的角度研判大势。我们按照个股的市场表现,将一个成功上升波分解为先期领涨股、后期领涨股和滞涨跟风股三个板块。一般来说,大盘止跌,第一个跳起来的,就是先期领涨股,先期领涨股同时也具备行业板块或者概念板块的龙头股作用,譬如“6.8”上升波中的中石化(600028)、“7.22”上升波中的飞乐音响(600651)。先期领涨股是先知先觉的主力资金进场操作的结果,也是每一个成功上升波的发动机,它们总是先于大多数个股启动,也先于大盘见顶,这是一个非常宝贵的信号,是判断波段端点的先行指标。本轮行情于9月20日在上证指数1223.56点见顶,但是我们看到中石化早在9月6日即构成标准双头破位形态,飞乐音响恰好于9月20日以跌停板的方式宣告头肩顶破位,而此时绝大多数滞涨跟风股尚处于头部构筑的过程中,并未出现过大跌幅。在中石化见顶的9月6日和飞乐音响见顶的9月20日之间选择获利了结,时间非常充裕,可以做到从容不迫。

  后期领涨股在行情起始阶段涨幅并不突出,但是具备强大的后劲,譬如新能源概念龙头股G天威(600550),航天军工概念龙头股航天机电(600151),它们在本轮行情中的累计涨幅均超过300%(复权价)!是真正的暴利源头。后期领涨股整体涨幅最大,操作上也最安全,它们总是在大盘整体见顶后仍旧我行我素,顽强拉升。但是,由于后期领涨股主力群在动作上的滞后性和隐蔽性,投资者把握该类个股的难度很大,在瞬息万变的金融市场里,“事后诸葛亮”毫无用武之地。在大盘见顶后追涨后期领涨股是危险动作,因为大势走向已经明朗,逆市而动的操作方式风险大于收益。但是如果您手中恰好持有该类个股,持股观望,随时准备开溜倒是不错的主意。鉴于后期领涨股动作滞后于大盘的特性,我们将它作为判断大盘是否见底的标志。一句话,后期领涨股不止跌,大盘没戏。

  作为占市场比重最大的滞涨跟风股群体,它们的动作节奏与大盘基本同步,随波逐流,不具备领先指标的意义。在具体操作中,持有跟风股,盯住先期领涨股,力争发现后期领涨股,在先期领涨股构筑头部成功后5个交易日内逐步退出市场,是这种操作模式的标准做法。

  下面我们按照上述理论研判一下当前的市场走势。先期领涨股中石化(600028)已经接近完成三波上攻式弱势反弹,后期领涨股G天威(600550)、航天机电(600151)刚刚完成头部形态,正处于大幅杀跌过程中,这才是市场的真实动态,也是主力资金无言的权威“股评”。因此,我们得出结论:市场以1100点为起点返身上攻的概率很小,空仓观望是正确的操作方案。

  另:关于“地量地价”的说法,有这样一个金融市场公理可以说明问题:“股价向下突破无需成交量的支持”。而“地量地价”的真实含义是:地量之后有地价。也就是说,极度缩量之后,更低的价格是可以预期的,那种见到极度缩量就以为底部来临的判断是不理性的。例如,2004年8月下旬,在沪市单边成交额萎缩至50亿以下后,上证指数仍旧从1360点跌至1260点附近,短期跌幅达7%以上,个股大面积跌停,极端个股甚至连续跌停!由此可见,在反弹即将来临的末端杀跌非常凌厉,而地量并非可以进场操作的准确信号。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767股票学习网 | 手机版 | 微信 | 微博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