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7股票学习网 > 股票学校 > 心理分析 > 正文

神经经济学助你理性投资

  有时候,你会冲动地买进一只危险的股票。有时候,你的投资正在不停地贬值,可你就是没法卖出它。还有的时候,你明明知道自己该为退休做更充分的准备,但就是无法恪守自己的计划。

  对绝大多数投资者而言,这些不理智、短视的决定往往都是下意识的行为:就像看到蟑螂马上用报纸去打一样。但是,新诞生的神经经济学(neuroeconomics)这个学科可以帮助投资者们学会如何抵制他们这种自我毁灭的倾向。

  神经经济学显示,我们的头脑里有两种不同的系统,每种都竭力争取在作财务决定时候的控制权。我们可以称之为理性博士和感性先生之间的战争。理性部分位于额叶前部的大脑皮层,高度进化且富于理性。而感性部分位于大脑边缘,原始且是应激性的。根据乔治·梅森大学(George Mason University)经济学家凯文·麦克坎比(Kevin McCabe)的看法,感性先生经常过多地插手——“即使在不符合我们利益的情况下”。

  实验揭示感性先生的力量可能是惊人的。例如,斯坦福大学的研究人员曾经做个一个实验。实验中,学生们玩一个游戏,他们在游戏中赢钱或输钱取决于他们按下一个按钮的速度。而在游戏过程中,一台核磁共振仪器会扫描学生们的大脑。科学家们发现,赢钱的想法会使得学生大脑中的奖励体系进入高速运转状态。该体系主要分泌多巴胺,后者是可以让大脑产生愉悦感觉的化学物质——就是我们看到跑车或是性感图片大脑就会喷涌的那种化学物质。潜在的奖励越多,多巴胺就分泌得越多。而多巴胺越多,感性对你决定的控制就越多。

  诱人但很危险

  上述斯坦福实验室的负责人布赖恩·科诺森(Brian Knutson)指出,尽管该实验并不是专门为投资决策行为设计的,仍可能得出一些启示。科诺森说:“如果你只是想一个股票多么诱人或是估价上涨有多快,而不去将它和其他投资机会比较——换句话说,你仅凭兴奋感行事的话,你就很可能犯错误。”而且,当我们看到获大利的良机时,我们往往回忽视潜在的风险。科诺森指出,当只思考高回报的时候,掌握觉得的那部分大脑“只考虑你能够得到多少,而不考虑概率”。他说:“这就像在聚会上灌了一肚子啤酒后,一心只想着要追求最热门的女郎。”

  在选择要获得长期还是短期利益的时候,理性和感性仍要搏斗一番。简而言之,感性系统是“冲动而短视的”,普林斯顿大学的研究员山姆·麦克卢尔(Sam McClure)如是说。他在普林斯顿的学生中做了一个实验,实验中学生们可以选择立刻还是六个星期后接受亚马逊网站的礼品券。对大脑的扫描显示立即奖励会引发感性反应,感性先生“要马上得到”,麦克卢尔说。

  但如果在未来不同时段获得的奖励数量不同的话,理性博士会占上风。例如,在面临两周后获得5美元的礼品券还是六周后获得40美元的礼品券时,大多数参与者都选择了后者。哈佛大学经济学家大卫·莱布森(David Laibson)指出:“我们的感性大脑想让我们把信用卡刷爆、饭后吃甜点、抽烟。而我们的理性大脑指导我们应该为退休储蓄、跑步、戒烟。”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767股票学习网 | 手机版 | 微信 | 微博 | 返回顶部↑